经过60多年的艰苦工作他的妻子和孩子不知道这位90岁的老人是一位战争英雄

经过60多年的艰苦工作他的妻子和孩子不知道这位90岁的老人是一位战争英雄

张付青:我不想让我的家人知道这些荣誉。我到处炫耀。许多与我并肩作战的同志为党和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为党和人民做的比我多。我有什么资格炫耀自己?我有什么资格到处炫耀自己?

95岁的张付青是湖北省来凤县的退休干部。通常,他看起来和其他老人没什么不同,但事实上,他是一个战斗英雄,有着杰出的业绩。

70多年前,他在解放战争中取得了杰出的成就。后来,他把自己的荣誉封在心里。直到最近的一次事件,他终于揭开了这位战斗英雄的过去。

信息收集意外发现人民英雄获得三等奖

去年底,湖北来凤县退伍军人事务局开展了退伍军人信息收集工作。来凤县政法委书记张三全的父亲张付青是一名老兵。12月3日,张三全带着一个包裹来到县人民社会服务局。

3枚奖牌,一本特等奖簿,一张记录军队一等功、师一等功、师二等功、团一等功和两次“战斗英雄”称号的奖状。我父亲一生珍藏的这些珍宝震惊了来凤县退役士兵特别信息收集班的工作人员。

聂海波,来凤县退役军人特殊信息收集班的工作人员:当时,他用一块红布包着一枚军功章。军功章上写着“人民的功绩”。当时,当我看到这个军功章时,我很震惊。像这样的人民功勋奖章不是普通人能得到的。

这些充满鲜血和勇气的辉煌业绩已经在盒子底部保存了60多年。张付青愿意在人们面前揭露他们,因为信息收集需要如实报告他的情况。

1948年,24岁的张付青离开陕西省汉中市阳县的家光荣参军,成为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第718旅第二营第六连的士兵。那一年,人民解放战争进入了赢得民族胜利的决定性阶段。张付青多次充当突击队,冲锋在前,为部队前进扫清道路。

1948年11月中旬,为了配合“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西北野战军发动了冬季攻势。张付青军队在陕西省浦城县以东25公里的永丰镇发起了进攻。军队决定建立一支突击队,张付青再次成为突击队。

1948年11月27日晚,张付青和另外两名突击队员跳下永丰城墙,与敌人展开激烈战斗。在斗争中,张付青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被重重地打了一下,但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件事。在双方激烈的交火中,张付青逼近了敌人的掩体。战斗一直持续到黎明,这时张付青坚持到部队进城,永丰市被收复。直到那时,张付青才注意到他受伤了。

张付青:我满脸都是血。我感觉到它在我手上。一块头皮被炸得很高。头皮被抬起来了。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受伤了。总共有五个地方。

在这场战斗中,张付青炸毁了两个敌人的掩体,缴获了两挺机枪和四箱弹药。由于他在战斗中的勇敢,张付青获得了西北野战军“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

张付青参军后几乎每天都在战斗,从未给他的家人写过信。由于没有收到儿子的来信,陕西汉中的母亲认为张付青已经去世。直到1948年底,西北野战军的一份特别功勋报告才送到她母亲的手里,她才意识到她的儿子不仅活着,而且是一个有着杰出功绩的英雄。

主动去最困难的地方,第一个解雇妻子。

新中国成立于1949年。为了表彰为解放西北做出贡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张付青于1950年被授予“人民功勋奖章”。1955年初,张付青已经是一名公司官员,之后他面临着换工作的前景

20世纪60年代,张付青被任命为三湖区副区长。他不得不以每人几十元的工资养活一个六口之家。他的妻子孙玉兰,原本在三湖供销社工作,国家开始精简和辞职。张付青是第一个动员妻子的人。

孙玉兰:他先给我动了手术,我问他你打倒我时犯了什么错误。我从未寄钱,也从未偷过任何东西。你为什么带我下来?他说如果你下去,我会很忙。

张付青:我只能先动员自己,然后才能实施这项政策。否则,我如何教育群众?

张付青先后在来凤县粮食局、三湖区、茂东公社、外贸局和建设银行工作。1985年,张付青辞去中国建设银行来凤支行副行长职务。从工作调动到退休,30年来,这位前战场领袖一直在默默制造麻烦。

80多岁,残疾且意志坚定,截肢并用假肢行走。

7年前,88岁的张付青因病截肢,这是孙玉兰见过丈夫最沮丧的一次。手术后,所有家庭成员都认为张付青会一直坐在轮椅上,但张付青很少在卧室里使用轮椅。他戴上假肢,想自己再站起来。

张付青:当时我想的是我应该发扬保持突击队的精神,我应该站起来。我不想给我的家人带来负担。我不能为聚会做更多的事了。我希望下一代能够做好工作,为党和人民做更多的好事。

张付青用双手支撑着辅助行走支架,开始在家里一次又一次地练习行走。锻炼开始时,我经常因为走路不稳而摔倒,受伤和出血的事故时有发生。在房子的墙上,仍然有他为了站起来而流下的血迹。

孙玉兰:这都是血。我用什么东西弄脏了它。有时他去厕所时会摔倒。他通常不谈论这件事,也不告诉你,所以你不敢离开他。

现在,张付青可以自由行动了。他坚持要下楼去买蔬菜,有时还为妻子做饭。除了自我保健,张付青坚持的另一件事是读书、看报和时事。

孙玉兰:他还说不学习的人应该落后。你知道吗?这台机器不需要生锈。他经常说我,你不爱学习,不爱努力,说我想学习,你看字典是我们两个的老师。

张付青:和死去的烈士相比,他们现在不在这里,我还在这里。他们仍然可以享受如此高的待遇。他们每月领取工资,并报告医疗费用。我很满意,也很满意。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xfxlxh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